当前位置:hqzj.cn情感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(思念真的是一种很玄的东西)
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(思念真的是一种很玄的东西)
2022-08-16

图/文 粽子先生

如果到了百年归老那日,回忆起人生最后的走马灯时,一定会出现这么一幕。

在坑坑洼洼的村道上,黄昏映照下的农村小巷里,会出现一辆吱吱呀呀的灰色小自行车,一位额头上沁着能闪着落日余晖的微小汗珠的单薄小妇人。

她前面用背带背着个胖小子,后座坐着两个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穿着黄色幼儿园校服的小孩子,在每个小转弯时,总会响起裹着孩子笑声的自行车铃声。

自行车慢慢悠悠地穿梭在红砖瓦房小平楼之间,然后停在一个普通可是整洁的农家小院前,最后一切戛然而止于袅袅炊烟下昏黄的灯光之中。

那辆自行车后座上的其中一个孩子,就是我。多年后,那位妇人提起那段时间,她说,那辆灰色的自行车上曾载着的,是她的整个世界。那个小妇人,就是我母亲。

那是我第一次清楚知道,母亲她心里所谓的“世界”。我也是那时候亲身知道到,有个词语叫做“世界”。接着,我就被时间推着长大,一直到现在。

离开学校的象牙塔后,出来社会,很多陌生人合作完,会跟我说,“你性格挺好的,对人细心又温柔”。有的人会和我说,“你挺精明的,又圆滑,应该在公司混得不错吧”。

我每次程序般微笑回应,“哪里哪里,工作需要而已”。接触的人多了,发现这个问题没有统一的评价,唯一能说的是,我还算在好人的范畴。

我开始思考,为什么有的人会是“温柔体贴正直”,有些人却是相反恶毒的评价。无论如何,那些好的评价,大多都是来自于他们觉得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,同时能照顾自己和别人的感受。

总的来说,被评价的那些人性格里柔软而美好的东西,和他们的三观很符合。

有一次下午工作休息时间,有个同事八卦到办公室里的人,提到为什么同一家公司,A同事为人那么好,而B同事那么难相处,性格这种东西,是天生的么?

是啊,同样的问题,我的性格是天生的么?

我清楚地知道,我的性格不是天生的,是后天形成的,小时候的撒谎、自私甚至嫉妒都是那个阶段所谓我的本性,也是现在改变后的我,独立在这个世界最大的特异性。

它来源于我所接触到的人与事。我是好人,也许在一定程度上,是因为我的人生遇到了一群足以温暖我的人,发生了足以温暖我的事。我希望成为这样的人,在生而为人后,我选择了善良,不去作恶。

其他人那个自我世界的柔软来自哪里,我不大知道。可是我知道我性格的根本,来自于那个被我称为母亲的,曾经单薄的小妇人。

母亲对于我这样的一个男生的成长来说,至少对于我内心的成长来说,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也许因为家庭分工的不同,父亲教会我责任与担当,母亲用自己的方式教会我一个男生如何去做个能给予别人爱的好人。

我的家,看似是父亲用责任和担当筑起的,可是,身在里面的我知道,这个家,也是母亲的爱和思念连接起来的。父亲说,为什么要我们几个孩子?因为他不在家的时候,我们几个能保护他妻子,所以才要的孩子。

前天因为我的手机坏了,用朋友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回家,没打到给母亲。她听到我的父亲说用别人的电话打回来,她那天就睡不好觉了,天一亮就打电话找我。

有人会说,我母亲何必小题大做,可是确实是母亲这一个个日常的在乎,才让我一个人在陌生城市生活,面对零加班费的996时,面对不公平的对待时,面对残酷的现实时,一步步勇敢到现在,没有迷失自己,没有选择堕落或者作恶。

因为我知道,这个世界上,真真正正有个人无条件的爱着我,不想让她失望,得争气点。

因为幸运,我生在和平年代,没见过太多真正的恶的样子,相反,我见过最平凡的人性的善。我也相信,很多普通男生的上进努力懂事善良,这一切美好而柔软的东西,最初都是来自家里的父母对自己的爱与思念。

我认识一个中年退伍军人,他说他当兵不单单是为了自己,也是为了父亲的期望。有段时间,他无所事事了很久,我问他,“你还有3个小朋友,为什么突然没有努力的热情了?”。他说,他父亲走了,他不知道努力给谁看。

我突然意识到,很多时候,不是我们成为了好人,而是在最爱我们的人眼里,他们希望我们成为的人和大众定义的好人是有共同点的。与其说我们成为了好人,还不如说我们为了让最爱我们的人更爱我们,我们才努力成长变成了好人。

还有一个本分而没有大主见的朋友,被骗几万块差点成为骗子同伙。这一切,都是人家让他相信他在做投资,如果成了,他能让父母兄弟们过上富裕的生活。他甘愿被利用,被欺骗,去相信这样一个骗局。

面对这个出人头地很难的社会,他做了这辈子最大一次赌博,赌一个别人期许的未来。有时候,做坏事的,不一定是坏人,可是策划这件坏事,买卖这群本分老实人的善良的始作俑者,一定是恶人。

思念这个东西,就像王菲唱的歌词,“是很玄的东西”。它能规范你成为好人,也能诱导你做错事情。没人躲得过思念,也许出家人断绝的俗尘里,都是各种思念的缠绕体吧。

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,这个念也许不单单是自己发出的念,还有自己接收的念。

人本动物,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,所以我偏向于相信人性本恶多一点。成熟长大后,人选择善良而非邪恶,我认为,只不过是有人用爱和思念,先一步填满了这个人内心的空虚。

换个角度想想,或许人类社会的发展,就是一段不断学习如何去爱,如何去化解思念的过程罢了。